全球数字财富领导者

中美禁令不合理!曝拜登封锁中国芯片 “削弱本土竞争、失去经济重振信心”

2022-11-26 12:42:13
小萧
FX168高级编辑、区块链分析师
关注
获赞
粉丝
11 0收藏举报
— 分享 —
摘要:FX168财经报社(香港)讯 在美国总统拜登领导下,美国对中国贸易与科技战仍继续,美国升级希望切断中国获得先进半导体及其制造设备的途径,以防止将其用于军事目的。但专家观点认为,拜登禁令削弱本土竞争,更是去经济选民的信心。

FX168财经报社(香港)讯 在美国总统拜登领导下,美国对中国贸易与科技战仍继续,美国升级希望切断中国获得先进半导体及其制造设备的途径,以防止将其用于军事目的。但专家观点认为,拜登禁令削弱本土竞争,更是去经济选民的信心。

罗马尼亚路德维希·冯·米塞斯研究所的副研究员Mihai Macovei博士在专栏提到,拜登这些限制遵循2022年8月通过的《芯片和科学法案》,该法案向美国芯片行业提供520亿美元的补贴,并提供超过2000亿美元的额外研发(R&D)和科学资金。正如最近的战略所揭示的那样,美国保护主义举措的所谓目的是加强“国家安全”,该战略将中国列为美国维护的世界秩序的主要挑战者。

拜登警告说,美国面临与中国竞争的“决定性十年”,禁令旨在保持长期竞争优势。然而,更深入的分析表明,美国的政策更多是为遏制中国的整体技术和经济进步。它还揭示美国政府打算进一步偏离自由市场解决方案以提振其经济,这会降低经济福利并加剧未来军事对抗的风险。

危言耸听的美国半导体产业需要补贴和贸易保护观点,其实是没有事实依据的。美国一直是 全球半导体市场的领导者,自1990年代后期以来年销售额几乎占50%,尽管其在芯片制造中的份额逐渐下降。最重要的是,制造业只占半导体生产链的不到1/5,而美国在整个供应链的顶端占据主导地位。

(2020年半导体全球市场份额,来源:半导体行业协会)

美国成功控制了整个半导体市场,因为它专门从事研发密集型和利润最高的活动,例如芯片设计和制造设备生产。相比之下,美国的亚洲竞争对手主要关注价值链的资本和劳动密集型阶段,例如供应原材料和制造、组装、测试和封装芯片。

(2019年按活动和地区划分的半导体增加值,来源:半导体行业协会)

目前全球半导体总制造能力的大约75%位于亚洲,主要是美国盟友,如台湾、韩国和日本。但是,超过40%的美国半导体制造商的产能,占全球产量的12%不可忽略仍然位于国内。此外,通过控制价值供应链的顶端,美国可以在需要时轻松建立额外的制造能力。

随着全球芯片市场,在过去20年中飙升近五倍 ,估计达到6300亿美元.今年,美国公司通过大量投资研发提升价值链。2020年,美国公司在研发上的支出约为440亿美元,占销售额的百分比高于任何其他国家/地区的半导体行业。根据这些指标,美国芯片行业绝对不是一个可能需要保护免受外国竞争的“新生产业”。

(2019年半导体研发支出,来源:半导体行业协会)

产业政策并未增强竞争力

产业政策传统上以“新生产业”论点为依据,即新建立的“战略性”国内产业或公司可能需要保护,直到它们能够赶上更有效率的外国竞争对手。 产业政策的批评者 强调,人们无法事先知道某个特定行业是否有利可图。如果银行、资本市场和国内外企业家都不能选择最有前途的投资,政府官员和政客为什么要做得更好?后者也不是无所不知,承担类似的创业风险,但用的是别人的钱。这会减少问责制、猪肉桶政治和寻租行为。

在美国,产业政策的历史经验在 很大程度上没有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并且充斥着“绩效欠佳和成本超支”。在拉丁美洲、英国、欧洲和印度也可以看到无数产业政策的失败,而日本、台湾、新加坡和韩国等国家的“成功”似乎被夸大了。

几项研究表明,亚洲国家令人印象深刻的经济增长并非由产业政策推动,而且实际上可能已被其放缓。例如,在1955-80年日本产业政策努力的顶峰时期,日本80%以上的预算补贴用于农业、林业和渔业,很少用于研发。此外,进口保护似乎降低日本和韩国的部门全要素生产率增长,因为它使中间投入更加昂贵,并且减少国内竞争。

产业政策难题最终归结为政府能否成功地进行经济中央计划,大规模社会主义经济计划的失败表明,少数部门或公司的部分计划也不太可能表现得更好。可以肯定的是,产业政策将利益从生产性公司重新分配给效率较低的公司,这不是帕累托最优。

就半导体而言,美国政府正在强迫美国经济的其他部门补贴本已高利润的部门从事低附加值的活动。这种非市场资源转移显然 受到了半导体行业的欢迎,但对后来宣布的对华出口管制却产生防御性反应。美国公司非常清楚,这很可能会损害他们的利润以及他们创新和保持长期全球领导地位的能力。

中国科技进步加速

美国不需要保护主义措施来改善国家安全,因为它已经掌握了世界上最先进的半导体技术。但美国政府希望通过限制中国军方获得高端芯片并全面遏制中国的技术进步来间接受益。

经验表明,中国和其他新兴国家都有能力竭尽全力为其军队提供先进技术。中国成功地制造 了先进的战斗机,同时仍在努力开发国产民用飞机。尽管多年来受到严厉的国际制裁,伊朗仍使用西方双重技术生产了高性能作战无人机 ,而朝鲜则继续进行核试验和洲际弹道导弹 试验。国际限制也可以规避,例如伊朗躲避石油制裁或中国公司绕过美国技术制裁。

最重要的是,中国可以发明技术解决方案来克服芯片封锁,即使商业生产过程可能效率较低且成本更高。比如中国逻辑芯片第一代工厂中芯国际,目前只能大规模生产14奈米芯片,落后行业龙头5年左右。

尽管自2020年以来受到美国制裁并被禁止购买先进的EUV芯片生产机器,但据报道,中芯国际已经创新使用旧技术生产先进的7奈米芯片的方式。被列入黑名单的中国电信巨头华为努力通过创新芯片的“先进封装”来提高其性能,以挽救其移动和5G设备业务。

美国的出口限制不太可能阻止中国加强军事力量,其真正目的仍然是对中国进行全面的经济遏制。美国高级官员毫不掩饰他们在技术上保持 “尽可能大的领先优势”的努力 ,因为中国在生产和创新能力方面的进步最近有所加快。

中国公司在消费电子产品和可再生能源设备,如太阳能光伏发电、风力涡轮机和大容量电池,也用于生产电动汽车(EV)领域已成为极具竞争力的市场领导者。中国现在既是 世界领先的电动汽车市场,也是最大的电动汽车生产国随着越来越多的本土技术进步。目前,中国仅在半导体和民航两大领域对西方高度依赖。

可以理解的是,中国的快速追赶让美国政坛感到不安,但认为工业保护和贸易限制是解决方案是一个严重的智力错误。中国的经济和技术进步是在如此多的不同领域同时发生的,不可能是将资源从生产性部门如此大规模地强制重新分配到生产性较低部门的结果。这是国内外企业利用更友好的商业环境和充满活力的市场的结果。尽管有害的零新冠政策和西方政府的脱钩努力,许多西方公司继续 严重依赖中国并非巧合。

美国政府对半导体市场的干预不仅不利于行业本身和消费者福利,而且表明美国领导人对市场推动经济成功的力量失去了信心。这可能非常危险,因为正如乔治·赖斯曼所解释的那样,只有自由市场竞争才能提高劳动生产率和国际分工的好处,而限制国际交流往往会助长未来的战争。

如果错误的经济政策削弱美国的竞争地位和全球霸权野心,美国领导人可能越来越倾向于将与中国的商业和技术对抗升级为政治和军事对抗。如果中国看到其经济机会和战略利益受到严重损害,也可能会变得更加好战。全球和平、繁荣和个人自由面临如此重大的风险,不应掉以轻心。

敬告读者:所有内容不代表FX168财经报社立场,仅供读者参考!FX168提供的交易相关数据及资讯不构成投资决策的依据,由此带来的投资风险和损失由交易者自行承担。

go
暂无更多数据
24小时热点
暂无内容
最新话题更多
暂无内容
推荐关注
暂无内容